青海王丽覆灭记:一柜子爱马仕丝巾,喜欢借财物排解空虚

镜子里的女人穿着剪裁合体、质量上乘的奢侈品牌服装,戴着价值不菲的首饰,脖子上系着爱马仕丝巾,挽着的挎包也是价值几十万的奢侈品牌鳄鱼包。她在镜子面前转了几圈,她对自己现在的打扮满意极了,这一身打扮是她永远也不可能穿着走出这道门的。该离开了。王

镜子里的女人穿着剪裁合体、质量上乘的奢侈品牌服装,戴着价值不菲的首饰,脖子上系着爱马仕丝巾,挽着的挎包也是价值几十万的奢侈品牌鳄鱼包。

她在镜子面前转了几圈,她对自己现在的打扮满意极了,这一身打扮是她永远也不可能穿着走出这道门的。

该离开了。王丽慢条斯理地摘下丝巾,叠好放回盒子里,这些奢华的服装饰品一一从她身上褪下。

图|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警示教育片《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王丽的“奢侈品”人生》

她重新穿回进门时穿着的再普通不过的衣服裤子,出门前她环视一圈,又满足又惋惜地叹了口气,关上门离开了。

女厅官的“藏宝屋”

这套房屋是王丽的“藏宝屋”,在这里收藏着他多年非法获取的各种物品,仅仅是堆放在一个柜子里的爱马仕丝巾,就多达几十条!

这个牌子的丝巾每条价值数千元,当经验丰富的稽查人员在清点这里的物品时,看到这一大堆丝巾,也禁不住目瞪口呆,而这还只是房屋里奢侈品的一小部分。

图|王丽的私宅

这个王丽的私家宅院,连她丈夫都不知道,装修自然是要完全按照她自己的喜好来进行。

王丽将这里视作自己的隐秘天地,所以在装修时十分用心,从很多细节都能看出她的“一丝不苟”。

在宽敞的客厅里,摆放着价值不菲的真皮沙发,沙发两边各自放着一个做工精良的柜子,数件精致且昂贵的手工艺品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上面。

如果仔细看住宅中的墙面,就能发现其独特之处。

王丽希望自己这套房子的墙面完全能够融入整个装修风格又符合自己的喜好,所以她既没有采用乳胶漆,也没有用墙纸,而是专门聘请了画师来进行墙绘创作。

既然是“藏宝屋”,王丽放在这里的“宝贝”当然也不少,实际上,这里的“宝贝”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办案人员在仔细清点后也咂舌不已。

每根重量有一公斤的金条为数不少,其他黄金制品更是令人瞩目。

王丽喜欢各种各样的挎包。她放在这里的包包有40多个,每一个都是世界知名的奢侈品牌。

最便宜的一个都需要几万块,而最贵的那一个价格已经超过了40万。

除了包包,其他的首饰这里当然也少不了,各种名牌的珠宝饰品、手表,整整齐齐地收纳好,衣柜里挂着的衣服也都是奢侈品牌的服装。

除了这些东西,王丽还放了不少相当名贵的特产,例如麝香,以及人民币,港币等货币在这套住宅里。

图|王丽在私宅中的财物

当然,作为自己的私人“藏宝屋”,王丽将这里的一切瞒得严严实实,就连她的丈夫对此也一无所知。

可见这套住宅里放的所有物品,绝大部分都来自非法所得,当王丽的案件在审查时,办案人员和她的丈夫曾经一起来到这里。

王丽丈夫虽然知道妻子有一套住宅,但是并不知道其他情况,也不知道这里居然容纳了这么多贪腐得来的财物!

王丽和丈夫之间,多年以来已经不剩下什么情分,但是当丈夫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毫无底线地贪婪到如此地步,仍然为此十分难过。

他当然知道妻子手中的权力,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妻子竟然腐败堕落到这种程度!

图|王丽私宅中的财物

当时王丽的丈夫没能陪同检查人员完成所有的物品清点,因为他已经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提前离去。

每次王丽来到这里,大都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往这里放东西,另一个则是在这里穿着打扮自我满足一下。

对大多数人来说,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却只能将它密密实实地藏起来,并不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

王丽一样有这样的感觉,按照她的正常收入来算,无论如何都买不起这么多奢侈物品。

作为一个常常在公众面前曝光的政府官员,她不敢也不可能穿着那些昂贵的大牌服饰,背着十几万几十万的奢侈品牌挎包出门,这并不符合大众对公职人员的期待。

所以她只能来到这里,在这套房屋里换上那些衣服,带上那些首饰,然后在镜子面前左看右看。

据调查,放置在这套住宅内的所有物品,王丽从来都没有拿出去用过。

说来可笑,王丽就像一个被诅咒的人,她只有在这里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随心所欲地打扮,但是当她要离开就要把所有的东西放回原处。

王丽的贪婪牢牢地将她困在自己的欲望里,挣脱不开。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王丽利用手中的职权收受贿赂,这当然激发了她的贪欲,她越贪收得越多,就越不敢把这些东西带出去。

与此同时她虚荣得不到满足,贪欲也一发不可收拾。

在王丽的案件没有曝光前,很多认识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非常有能力而且有魄力的女性。

从她的工作成就来看,王丽的确算得上人们认为的“能吏”,她本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走得更远更久,但是由于未能坚守本心,她终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人心不足蛇吞象

王丽是河北河间市人,出生于1962年12月。

那个时候,很多人十几岁就已经开始工作。

1979年10月,16岁的王丽也踏上了工作岗位,相较于许多同龄人而言,她的起点非常不错,从一开始她就进入了西宁的银行系统。

在工作期间,王丽并没有满足于现状,不断参加各种各样的学习培训,最后还拿到了在职研究生的学位,可见王丽是个有上进心的事业女性。

1990年5月,王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她前期在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经历来看,一路可算是顺风顺水,到1994年已经成为主任。

1994年3月之后,王丽更换了工作岗位,她成为国家外汇管理局西宁分局的办公室主任。

1997年,她被任命为新成立的西宁市商业银行的副行长。

由于资历和工作经验都十分出色,所以她的职务当然也一步一步提高。

西宁市商业银行改为青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后,她继续担任董事长和行长。而实际上,她担任董事长和行长的时间都已经超过规定期限。

2018年,王丽走上了自己职位的巅峰,成为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级别为正厅级。

自王丽开始工作,就一直在银行系统中,所以她对各个环节的业务流程都非常熟悉。王丽本人对待工作非常努力,因此也换来了相当不错的业绩。

青海银行刚刚筹建时只有10亿资产的小银行,在王丽等人的领导下,在她卸任时其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1000多个亿。

即便是在全国范围来看,银行中的一些业务排名已经非常靠前。

图|王丽

这当然与王丽的工作密切相关,这个是无可否认的,她长期是青海金融系统中最重要的骨干人员之一。

在很多同事和下属眼中,王丽是一个极具工作能力的领导和同事。

与她“藏宝屋”里的奢华相比,王丽在人前显得非常的朴素低调。

衣物不太合身的时候,尽管非常便宜,王丽也会专门找人改一下再接着穿。她也并不张扬,从未向人家显摆过自己的收入。

尽管从表面上看,她是一位非常能干且朴素的女官员,但是在背地里,王丽一点也没有“浪费”自己对金融系统的熟悉和掌控能力。

她的收入比许多普通员工都要高得多,但是这也完全不能满足她对物质上的强烈渴望。这样的贪婪,并不是一夜之间就有了,而是在一点一滴的积累中,最终变了质。

王丽在工作中会接触到各种各样有权有势的人,这些人有的是企业老板,有的是金融界的风云人物,他们的生活与王丽完全不同。

在见识到他们那些奢华的物品以及高档享受之后,王丽的心也渐渐开始不平衡。

她开始坦然地收下别人塞给她的红包,因为她觉得自己相较于那些人而言,做出的贡献并不少,所以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更多。

一旦有了这种想法,贪欲就再也无法遏制。

王丽想要的越来越多,送上门来的红包当然还不够,所以她开始采取各种各样的方法捞得“好处”。

她手里的筹码就是自己的职位和由此得来的权限。

王丽的家庭状况,也是造就了她心态扭曲的原因之一。

王丽觉得自己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所以在各方面都应该比别人更好一些。

但是,她与丈夫的感情生活却远远算不上美满。

由于各方面的冲突,王丽夫妇几乎已经没有感情,两人仅仅维持着名义上的婚姻关系。

这一点让她觉得丢了面子,所以她总是在下属和同事面前掩饰。

没有一个正常的婚姻和家庭,这让王丽心中十分空虚。

在后来接受调查时,她坦然承认,由于得不到精神上的慰藉,所以她只能凭借疯狂敛财来排解寂寞和空虚。

从王丽的这些表现来看,她好面子而且非常虚荣,收藏在私宅中的那些奢侈品,有一些是她用贪腐来的钱购买,有一些则是别人赠送。

虽然王丽非常喜欢这些东西,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却加深了她的痛苦,因为她根本没有办法正大光明地使用这些物品。

一旦踏入收受贿赂这个无边黑洞,她就再无底线可言。

只要有人送,不管钱物的多少,几万几十万几百万,她都会全部笑纳。

仗着自己对行业的深入了解,她常常给人“建议”。

在她的“指点”下,一些根本不存在的费用或者虚开发票被上报并审批。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再将这些收入纳入腰包时,他们当然也不会忘记回报王丽,凭借这一途径,她得到了15.5万元。

王丽还有一个独有的“业务”,那就是帮助别人注册公司。

按照规定注册公司时需要注册资金,但是有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拿不出或者不想拿这笔钱,于是他们就请王丽帮忙解决问题。

王丽身居银行高位,于是就利用手中的权力,挪用了2,000万公款来“帮助”这些人注册公司。

这样的帮助肯定不是免费的,“感谢费”也由此源源不断地流入了她自己的腰包。

图|青海银行大厦

除此之外,王丽还非常善于利用自己工作多年经营起来的关系网。

不管是获取资金还是承揽业务,只要对方能够拿得出足够的“诚意”,王丽都会慷慨大方地出手相助。

因为这些原因,她多年以来获得的非法收入已经高达579.83万元。

王丽之所以能够擅自违规操作,当然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在她身后还有一个互相勾结的利益团体,这也导致青海金融界风气非常混乱。

王丽甚至能够超越自己的职权,违规审批贷款,相关人员对此不闻不问。

这给国家带来了巨大损失,经查,因为审批贷款,这些蛀虫给国家造成了3亿元本金和2.065亿元利息的重大损失。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毫无疑问,王丽是青海银行创建的元老,在她把持银行业务多年期间,虽然有一些出众的业绩,但也留下了无数问题和隐患。

2018年,青海银行提出了上市计划,这一年王丽调离青海银行,之后便暴露出了许多问题。首先银行的净利润出现明显下滑,资产规模开始缩小。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其资产质量也从2018年开始迅速下降,仅仅在这一年,其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增加了13.3亿元。

到了2019年时,这一状况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进一步恶化,资产规模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这些情况已经显露出青海银行内部 有了问题,相关部门也在此时收到了各方面的举报信件。

很快上级由此开始对王丽进行调查,2019年9月,王丽由于涉嫌违纪违法,被青海省纪委监委进行监察调查。

经过一段时间的审查工作后,次年二月,青海纪委监委发布公告,对王丽进行立案审查。

王丽当然不甘心认罪伏法,她在调查期间以各种方式对抗调查工作,隐瞒犯罪事实。

但是组织上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铲除腐败分子,经过严密的审查后,组织上发现除了贪污腐败,王丽还长期搞封建迷信活动!

另外,调查结果还显示,为了拉拢利益小团伙,王丽违规发放津贴补贴。

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办公用房装修等等都已经远超过标准或者违反了相关规定。

在工作中,王丽几乎一手遮天,很多重要决定都由她一人做主。

王丽给青海银行乃至于当地的政治风气都带来了非常恶劣的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政治生态环境。

2020年2月21日,王丽被依法双开。此后检察院开始对这一案件进行进一步审查,王丽也被正式逮捕。

4个月后,海东市人民检察院向海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关于王丽一案的公诉。

检察院的指控包括:王丽利用本身职务带来的便利和权力,非法侵吞公共财产,其数额巨大;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

经过对王丽的财产和支出的详细审查,检察机构认为,其合法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持她的支出和财产。

2022年2月17日,法院的一审判决结果表明:除了种种违法行为外,王丽约有1680余万元收入无法说明来源。

因为数罪并罚,王丽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罚金110万元。

随着王丽被审查落马,青海银行更多的内部问题逐渐暴露。现在银保监会已经给这家银行开出了不少罚单,其业绩持续几年都未能达到预期。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青海银行已经暂缓或者取消了上市计划。

王丽一案在银行界引起震动,诸多业内人士纷纷对此发表看法。一些人认为,银行系统治理结构需要进一步改善,而且这一工作刻不容缓。

这几年频繁出现的银行高层落马事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图|青海省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副主任高巍接受采访

另外,如果银行高层之间没有有效的制约规则,那么很可能再次出现某一高管只手遮天的情况。

还有一些网友认为,王丽本来行走在一条光明大道上,她的工作非常顺利,且职位也在稳步提升。

就个人收入而言,王丽已经远超许多普通职员,虽然与富豪无法相比,但是完全能够过上非常不错的生活。

如果她没有因为贪婪的欲望而坠入犯罪的深渊,她本该是银行系统中的龙头精英,能够在这一行业中有所建树。

当王丽私宅中的物品在网上曝光后,人们在震惊之余不由陷入深思,那么多昂贵的奢侈物品被她收藏起来,她却不敢带出去使用,这样的享受又有什么意义?

只是王丽早已被卷入黑洞,她无法抑制自己的贪欲,只能身不由己地被裹挟其中,直到再也无法抽身。

结语

王丽曾经表示出悔意,她说自己现在才发现,自由、工作和家人才是最大的奢侈品。

身为政府官员多年,她并非不知道贪腐的后果,只是一直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查不到自己头上。

如果真的没有查到她,恐怕她也不会想到“后悔”二字。

-完-

编辑丨大欢

参考资料

  1.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深度调查|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王丽的“奢侈品”人生》
  2. 中国青年网:《青海银行原董事长贪腐细节:购私宅藏贪腐物品,丈夫不知门牌号》
  3. 河南商报:《女贪官“震惊”20多年老纪检:爱马仕丝巾整整一柜子,买了一套房藏匿赃物》
上一篇:刘欢妻子穿卡通衣长裙,身材丰满迷人,而且素颜不掩饰落落大方
下一篇:我对“瑜伽裤”的偏见,在看到这些素人搭配后改变了,时髦又显瘦
返回顶部